1. <dfn id="16611"><del id="16611"><button id="16611"></button></del></dfn>
  2. <meter id="16611"></meter>
    1. 首頁
    2. 新聞資訊

    美zf盯上中國醫藥業:強制許可證是否公平

      在四月初,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S-ChinaEconomicandSecurityReviewCommission)將把注意力轉向中國的制藥行業。國會指定的機構試圖弄清楚許多問題,例如,米國消費者購買的中國藥品到底有多混亂,中國zf是否公平對待米國制藥公司等等。四月份的聽證會將主要討論這兩個問題。盡管米國消費者仍然是各類“中國制造”產品的zui大買家,但他們對中國食品和藥品的質量標準也特別謹慎。隨著中國越來越多地主導藥品原材料(通常稱為原料藥或API)的供應,中國國內和國際食品藥品監管機構很難通過日益quanqiu化的供應鏈對其進行有效的質量監管。
      與此同時,中國在生命科學領域的崛起似乎與該國其它低科技產業公司一樣,米國和歐洲的政策制定者們也開始對各自的國內企業變得更加謹慎,更加謹慎地用技術轉讓來換取市場進入。無論是從地緣政治還是從商業角度來看,這一做法都將逐漸成為影響中美關系的敏感話題。直到現在,外國的制藥公司和醫療器械公司還在為去年夏天爆出的葛蘭素史克丑聞發出的信號而發愁。今后,中國發改委對外資企業的反壟斷打擊,將進一步加劇中國境外企業的擔憂:如果反壟斷法規對外資企業不利,或者如果外資企業比國內企業更嚴格地執行反壟斷法規,它們是否仍能在中國市場具有競爭力。
      認識到這一點,米國國會也開始重新審視現有的中美貿易關系、WTO條款和工業生產標準是否考慮到生命科學產業的特殊需要。WTO、《關貿總協定》《知識產權協定》(TRIPS)和《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等國際標準對中國生命科學產業的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別是考慮到中國有可能站在公共健康的高度,強調發展國內生命科學產業的必要性,這樣的戰略無疑會給中國企業帶來巨大而積極的經濟影響,許多歐美企業將從中受益。目前中國的貿易規則只是外國醫藥公司擔憂的一個方面。例如,所謂的"強制性許可證"制度,其本質上是一種國家zf強迫企業(不論內資還是外資)以固定成本生產產品,或要求技術,并將其交由國內企業生產,所有這些都是以公共衛生的名義實施的。強制性許可相對較少,但分析人士和政策制定者非常擔心強制性許可會被濫用。但是,去年,印度對多吉美(Nexavar)藥品實施了強制許可,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印度實施的強制許可不符合《關貿總協定知識產權協議》的標準,即實施強制許可應當符合《拯救生命》的標準,但是,至少從拜耳的角度來看,印度對多吉美實施的強制許可不符合《拯救生命》的標準,因為多吉美至多只能算是《延長生命》藥品。
      雖然從個人角度來看,這一區分過于夸張,但對于拜耳就印度zf決定提出的指控來說,這是一個強硬的信號。隨著中國對專利法進行修訂,強制許可也被納入其中,但醫藥行業仍然擔心中國是否會在強制許可的需要方面有更靈活的標準。
      迄今為止,值得稱道的是,中國并未推動這一問題的解決。不過,跨國制藥企業對中國市場的看法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尤其是,它們很難預測,更難阻止許多潛在風險,無法朝著有利于它們的方向解決問題。雖然中國強制發放執照的做法迄今仍是規范的,但外國醫藥公司擔心,如果他們太過阻礙了北京旨在重振國內醫藥產業的大政方針,那么中國zf將會更有力地推行強制執照制度。確實,米國zf已經意識到制藥公司的擔憂,并且密切關注著中國zf的反應。有一些問題既簡單又奇怪,那就是中國對外國企業公平嗎?還有其他行業公司也提出了同樣的問題,但是制藥行業有一個特別之處:它在米國如何保持自己對中國這樣一個中心計劃并且仍然快速發展的經濟體的競爭力方面扮演了一個獨特的角色。假如米國醫藥公司在中國的發展開始遇到結構性障礙,華盛頓的政治家們用他們的方法來加深與中國的關系將受到很大的限制。
      在此,我們希望華盛頓對中國醫藥市場的關注能繼續突出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同時,鑒于醫藥行業的獨特需求,WTO、關貿總協定和《服務貿易總協定》現有的知識產權協議和標準也能得到調整。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立場,如有內容和圖片的著作權異議,請及時聯系我們。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QQ客服
    少妇人妻系列无码专区系列
    1. <dfn id="16611"><del id="16611"><button id="16611"></button></del></dfn>
    2. <meter id="16611"></meter>